麻豆传媒司徒丹妮作品在线播放

“你说谁?”

郭谦昊在听到叶枫两个字的时候,眉头不知不觉间就锁了起来,眼神也凌厉了起来。

“叶枫啊。”

王秋雨并不知道此时的郭谦昊心里一下子浮现出很多个想法,也没能听出郭谦昊语气一瞬间的严肃,毫无察觉的欣喜道:“前天晚上孔荆轲不是在燕京开演唱会了嘛,我就过去了,没想到看到叶枫也上台唱歌了,后来我才知道他是澜山(中国)有限公司的老板,他刚才还打电话来感谢我呢,你不知道,我一听说他的公司在东州,我就特别的高兴,感觉特别有缘分,像他在你们东州应该也算杰出企业家了吧?谦昊,你说巧不巧,随便一个人找我装修房子,就和你都在东州,还是这么大的老板,我说他怎么口气那么大呢,还不计成本的装修,原来他这么有钱的……”

王秋雨在说的时候,郭谦昊脑子一直在高速的运转。

叶枫是怎么知道王秋雨是做室内设计的。

他是有意的还是无意的。

纯粹是巧合?

郭谦昊有点不信,巧合的事情是有,但巧合到极点的事情就一定有蹊跷了,郭谦昊收回思绪,电话里看似随意的问道:“你在的室内设计公司,在燕京名气也不是很大,他怎么好端端的找你了呢?而且装修这种事情很耗成本,他为什么还让你不计成本的去装修?他也跟你不是很熟。”

“所以我觉得有缘分啊。”

王秋雨先是下意识的说了一句,接着觉得不对劲,问道:“你什么意思?你该不会觉得我跟他之间有什么吧?”

“我不是这个意思。”

俏丽毛晓彤秀出好风姿

郭谦昊苦笑了一声,随后就放弃了让王秋雨知道一些阴谋论的想法,巧妙的说道:“你也不想想,人家比你还小几岁,身价几十个亿,要什么年轻漂亮的女人找不到,他怎么可能看得上你?”

“有钱怎么了?有钱我还看不上他呢。”

果然,王秋雨被郭谦昊转移了思绪,哼了一声,接着又喜滋滋的说道:“某人看的上我就行了呗,再说了,我男人也不差,年纪轻轻的就当上了常务副市长,以后前途不可限量。”

“反正我在你眼里什么都好是吧?”

郭谦昊笑呵呵的说了一句,接着话题又转回之前,笑着问道:“对了,他什么时候找你装修的房子?”

“我也记不太清了,不是三月份就是四月份。”

王秋雨想了一下,接着突然说道:“对了,我想起来了,就你来燕京开什么机场研讨会那天,他找的我装修的房子。”

“上午还是下午?”

“上午。”

“嗯,知道了,你现在工作怎么样,累不累?”

……

郭谦昊闻言松了一口气,问起了其它事情,郭谦昊很确信,在之前,别人是肯定不知道他跟王秋雨之间的关系,至于叶枫就更不知道了。

如果说叶枫是在他到了燕京和王秋雨见面之前,找的王秋雨接单,那么这里面叶枫有意的可能性就会降低7成以上。

至于叶枫让王秋雨不计成本的去装修他的房子,也有可能是他单纯的有钱,想要把房子装修的好看一点,有档次一点。

现在叶枫有钱,也年轻,年轻人爱出风头,都喜欢追求时尚,这一点也很合逻辑。

“我现在有一个会议要开了,先挂了,你注意照顾好自己。”

郭谦昊看了一下时间,见市经济工作会议开会的时间要到了,嘱咐了一句,便挂断了电话,删掉通话记录和短信,接着准备材料,准备开会。

想了想,郭谦昊又放下了手头的工作,觉得应该打一下叶枫电话,试探一下他的口风。

燕京中凯国际。

叶枫还一个人站在阳台上,在房间里窗帘拉上一天一夜不见阳光,现在在阳台上沐浴着阳光让叶枫有一种大放光明的感觉。

心中的野心如破土而出的种子一样,在阳光下发了芽。

铃声响起。

叶枫看了下来电显示,“郭谦昊”,嘴角微勾,接起了电话,搭在阳台上,笑着说道:“领导早上好啊。”

“听说你前天晚上大出风头,登台参加演唱会了。”

郭谦昊在电话里笑着问道:“你这是放在公司老板不做,要去出道当明星啊。”

叶枫低声笑道:“没有的事,这不朋友演唱会嘛,上去帮忙撑下场面,外加自己也有点虚荣心,想出出风头,体验一下在几万人面前唱歌的感觉,便赶鸭子上架了。”

“你这是人生赢家了啊。”

郭谦昊笑道:“年纪轻轻的,不仅会做生意,还会唱歌,小心要犯桃花劫。”

“桃花劫是不会犯了。”

“哦?这么自信?”

“也不是自信吧。”

叶枫拿出烟,点燃了一根,缓慢的吸了一口,然后又缓缓呼出,夹着香烟的手搭在栏杆上,轻声而有感悟的说道:“主要是感情太累了,佛家讲因果,弟弟是真不敢沾惹因果了。”

“人小鬼大,年纪轻轻的就谈感情累。”

郭谦昊在电话里笑骂了一句,接着说道:“行了,不跟你扯淡了,我有一个会议要开,先挂了,回东州的时候,跟我说一声,我跟你好好喝一杯。”

“好的领导。”

叶枫挂了电话,心里已然明白了郭谦昊为什么会打这个电话,应该是王秋雨跟郭谦昊说了她装修房子的事情,叶枫也不意外。

这是很符合逻辑的事情。

如果自己是普通人,王秋雨应该不会告诉郭谦昊,但是自己不是普通人,光凭借着澜山(中国)有限公司的老板,就足以让别人熟知了。

并且自己还和郭谦昊都在东州。

以郭谦昊的敏感身份,必定把他跟王秋雨之间的关系藏的很隐秘,王秋雨作为透明人,苦等着郭谦昊,寂寞是必然的事情,遇到自己,很大概率也会向着跟郭谦昊说。

就好像前世,谁要碰到明星,或者碰上马云,马化腾这样的企业家会立马拍照,拍朋友圈一个道理。

而接着,身为常务副市长郭谦昊坐立不安也一定是必然的事情。

叶枫两世为人,最大的优势就是能给准确的把握各个位置人物的心理,然后一环一环设计着步骤,让对方按照自己想要的步骤去走。

就是不知道王秋雨是怎么跟郭谦昊说的。

叶枫收回了思绪,接着又打电话给侯耀,电话响了好一会才接通,迷迷糊糊的侯耀在电话里有气无力的说道:“叶总,我枫哥,我睡觉呢啊,你睡了一天一夜,是睡爽了,我可一点没睡,这刚到酒店躺下你电话就过来。”

叶枫说道:“起来,跟我去办点事情。”

“什么事情?”

“跟天后道个歉。”

“你说什么?哥哥,我耳朵可能出现问题了,你再重复一遍。”电话里的侯耀简直不敢相信自己听见的。

叶枫重复:“跟天后道个道歉。”

“大哥,你跟我闹的啊?”

侯耀在电话里立马精神起来了:“我去跟她道歉?我道她玛个比,她跟鬼似的,不可能!”